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小便异味大 >> 正文

【荷塘】网(小说)_2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傍晚时分,一辆黑色的高级轿车缓慢地驶进城东的别墅区,在一栋两层别墅前面停下。喇叭响了几声之后,钟源下了车,抬头望着别墅的大门,微微皱起了眉头:今天怎么了?每天只要他的车一进大门,老婆徐嫣然就会从屋里出来,亲手为他打开房门,并且亲昵地接过他手里的公文包,迎他进门。今天怎么不见她的身影,难道她不在家?他摇了摇头,自己打开门走了进去。

打开们的瞬间,令他感到意外的是,嫣然坐在沙发上发呆,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就连他打开房门走进屋里,她还在发愣。他也不由的愣住了,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这种现象,还真是很少见呢。于是他不由得问了声:“你在想什么呢,这样入神?”

听见他说话,嫣然仍然愣愣地望着他,半晌才回过神来,用玩味的眼神看了看他:“没想什么,只是觉得累了,你回来我都没听见。”说着,她站了起来,伸手接过钟源脱下来的外衣,挂到衣架上,”你今天回来吃饭,也不打个电话,我还没准备呢。”

他揉了揉额头,坐在了沙发上:“中午没少喝,现在也不觉得饿,你简单做点就好。”

嫣然到厨房去了。他靠在沙发上,想着最近发生的一连串的事情,心里不免烦躁起来……

早上,他刚迈进办公室的门,在办公桌前还没有坐稳,没有听见敲门声,门就被人推开了。在他的办公室,这种情况是从来没有过的,单位的人谁敢这样不礼貌的直接闯入?他不禁有些恼怒,正想训斥来人的无理行为,一抬头,却愣住了:“怎么是你?不是告诉你没事别来我的办公室吗?你……”

望着眼前这个女人,他的声音低了下来,柔了许多。他站起身,把半开着的门关上了,企图挡住外面一些若有若无的眼光。

“我要是不来,你还躲着我。”女人怒气冲冲地说,“打你电话几次了,你总是找托词,为什么?难道你就想这样挂着我?我不想和你这样不死不活的耗下去了!”

“你相信我,我没有推脱,真的是近来事情太多了,忙得我自顾不暇了。”钟源拉着她的手坐下,“媚儿,你再等等,等我忙过这阵子,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结果。”

进来的女人叫柳媚儿,她已经跟钟源好了几年了,最近也不知道是哪根弦不对劲了,一直追着他,要他和老婆离婚,从而给她一个确定的名分。

听到他的话,柳媚儿怒气冲冲地说:“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没有要你怎么样,现在我的年龄一年比一年大了,不能总这样耗着。可是,你瞧你,总是敷衍我。你以为我好骗的,三言两语就打发了,告诉你,你要是不给我个说法,我就把我们交往的一些照片发到网上,让大家看看你这个国家公务员道貌岸让的嘴脸……”

柳媚儿还在喋喋不休地说着,可把钟源吓得出了一身的冷汗,连连摆着手说:“我的姑奶奶,你想想,这几年我对你怎样?你应该心知肚明,你又何必急于一时呢?别逼我太紧了。”他看着柳媚儿的眼睛,仍自迷恋着那魅惑人心的眼神,“眼前,有一些事情正在紧要关头,你且容我过了这段时间,你放心……”

“好,既然你这样说,我等你半年,半年过后,你再这样敷衍我,我觉不手软,给你好看。”说完这话,柳媚儿又换了她那副无害的笑脸,用魅惑勾魂的眼神看着钟原,“亲,晚上我等你哦,一定来哦。”

送走了这位姑奶奶,他叹了口气,刚坐下,手机短信铃声响了,拿起一看,是好友张林发来的,内容很简单:程坤要出事!中午听雨轩见。

一上午,他都心不在焉,在忐忑不安中度过的,不知道程坤到底哪里出了问题,严不严重?

中午,司机把他拉到城郊的一家酒馆。这是一处幽静的地方,院落里几丛翠竹掩映下的是一座三层小楼,下了车,看到张林的车已经停在那里,于是,他让司机先把车子开了回去。

他走进去的当儿,风韵犹存的老板娘笑意盈盈地迎了出来,把他迎进了二楼的一个雅间。张林已经等在那里,看到他进来,摆摆手示意他坐下。

这个地方,他们经常来。这间酒店店面不大,不招摇,不显眼,而且环境优雅,窗下几丛翠竹,让这里有一种天然的清凉的气息扑面而来,把盛夏酷热的感觉驱散许多。若是赶上雨天,淅淅沥沥的雨点,打在竹叶上,发出唰唰的声音,遇到好心情时,听来便也犹如音乐般悦耳动听,倒也应了“听雨轩”的雅号。

钟源一落座,便迫不及待的问道:“你从哪里得来的消息?消息可靠吗?”

张林叹了口气:“纪检委有我的好朋友,他知道我们和程坤的关系,私下透漏给我的。”

钟源心想:不是纪检委,又有谁会知道这样机密的消息呢?于是他又问道:“问题严重吗?到底是哪里出的纰漏?”

“至于严不严重,我也说不好。只听说是一笔工程款,他落到私人账户上去了,这个时候正赶上风头,上头要想查谁,谁就有问题?谁的屁股上能擦得那么干净。唉!”

“他自己知不知道?”

“可能不知道,昨天还打电话说最近心情很好,哪天找时间老朋友在一起喝喝酒呢。”张林说。

服务员送上来酒菜,此时的两个人谁都不说话了,空气顿时凝固了似的。面对这几样可口的小菜,两个人似乎都没有了心情。望着窗外那一丛丛翠竹,以及打在竹上的雨点声,心里竟然是一片烦躁与茫然。

他们三个由于工作关系,接触的机会很多,又由于年龄相仿,有些话能谈得来,自然而然就成了好朋友。由于他们都在政府机关任职务,平时来往密切,也都相互照应着,所以,谁有事都会或多或少的牵扯到其中的任何人。在这个时候,出了这样的事,他们两个心里都明白,恐怕自己也不好过了,唯恐稍有不慎就会身陷其中,而难以自拔。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闷闷的喝了一会子酒,半晌,张林吐出了一句粗话:“操,能怎么地呀!是祸躲不过,走到哪步算哪步吧,喝酒!”

钟源一口喝干了杯里的啤酒,没有说话,但心里却在思谋着自己和程坤的干系究竟大不大。他轻轻的吁了口气:“这个老程啊,怎么这样不小心。那笔工程款,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作为一个国土局局长,怎么就会为这点钱迷住了眼睛而至前途于不顾?程坤已经在这个位置上几年了,怎么就能栽在这上头呢?”

“嗨,听说是有人举报,他惹到谁了吧?”张林叹息着说。

“有没有能替他说上话的人?找找看,”他思谋着说“事情或许能有转机呢。”

“我说钟源,你怎么这样天真呢?这个时候,都是唯恐避之不及,谁还会惹火上身?”张林嗤笑了一下,“你仔细想想,和他有没有太大的瓜葛,趁现在还来得及,先把自己抖落干净再说吧。就咱们三个的关系,没准纪检委也要找咱们两个询问呢……”

钟源惊讶地看了一眼张林,见张林似笑非笑的眼神,他心里明白了:这个时候,这样的事,难免会牵连到平时关系密切的人,所谓的关系网中的人和事,往往是“拔出萝卜带出泥”。于是,他心一沉,头有些晕。

【二】

吃过晚饭,他推说头疼,没有陪徐嫣然看电视,而是简单洗了洗,便到书房的小床上躺了下来。他睁着双眼,望着天花板愣愣地出神,脑袋中就像有一团浆糊般,乱糟糟的,理不清个头绪了,于是他心烦意乱地叹了口气。

“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伴随着徐嫣然温柔声音,一只温柔的手搭到他头上时,他才发觉嫣然不知什么时候进来了。

“没什么,有点心烦。最近单位的事太多了,感觉有点累。”他坐了起来,“没事,你别担心,看电视去吧。”

既然他这样说了,嫣然便不再问什么,带着疑惑的眼神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样子,终于叹了口气,走了出去。

望着嫣然的背影,他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

和嫣然结婚已经十几年了,在这十几年的婚姻生活中,嫣然一直在背后默默的支持着他。对于他的工作上的事情,他若是不说,她便不问。但她常说的话便是:人间正道是沧桑,你要洁身自好,千万别惹上什么烂事。我不奢求你大富大贵,只希望你安稳一生。

于是,在家里,她把一切家务都揽在自己的身上,从不让他在家事上操一点心。作为妻子,做到这个程度,钟源非常感谢她,所以两个人的夫妻感情可以说是令人羡慕的,也是和美的。

然而,再美好的东西,也经不起时间的磨砺。时间长了,即使是无瑕美玉,也会出现瑕疵的。他的家庭,既是如此,徐嫣然的不温不火,平淡而简单的夫妻生活已经让钟源的内心没有了波澜。柳媚儿就是在这样的情形下闯进他的生活中,给了他一种不一样的感觉,给了他一种另类精神生活,于是,他沉沦在柳媚儿的温柔眼眸之中。可是,柳媚儿这件事,近来却成了他的一块心病,令他犹豫不决。

电话的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他伸手接过电话,一个怒气冲冲的声音立刻传来:“你在哪里?约好的为什么不来?”

他一下子清醒了,揉着眉心,歉意地说:“媚儿,你看你这脾气。我也没说不去呀,这不正在外边应酬吗,我稍晚些就到。”

放下电话,他皱了皱眉头,唉,难道最近真的中邪了,怎么净是惹火上身的事呢?这个活祖宗,现在可惹不起。得,别躺着了,去她那里看看吧。

此时他仿佛看到柳媚儿那张嫣然的笑靥,但是,他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一下子打了个冷战——

说起柳媚儿,还真跟程坤有一些瓜葛。

柳媚儿,原来是二中的一名语文老师。说实话,老师这个职业,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是再好不过的工作了,有着一份稳定的收入,而且,在社会上也有着一定的身份。靠着这个职业的一份薪水,也可安安稳稳的生活。但是,因为她性格的原因,在这样稳定的环境下,她想要一个完全不一样的生活。所以,自然而然的就不安于现状了。说巧也巧,那时正赶上完美产品占据了一些人们的思想意识。那个时候,有那么一些疯狂的人们以为只要做“完美”,推销完美产品,那么,不久的将来,一个富丽堂皇的日子,一个令人心跳的美好未来在等着他们。随着这股人们思想意识上的疯狂,柳媚儿辞职做了“完美”。以她的能言善辩,很快的,打开了市场,看得见的利润也就随之而来。于是,她成了这里“完美“直销业的大姐大。

也是在这个时候,在一次的推销产品的时候,程坤把她介绍给了钟源,说是自己的同乡小妹。于是,柳媚儿认识了钟源。钟源是北方人,不仅长得形象完美,而且是那种让人一见便会走进心里的男人。于是,这个有着翩翩风采,谈吐文雅的成熟男人真的走进了柳媚儿的心里。

柳媚儿毕竟做过老师,有一定的文化修养,给人的印象是知性女人。而且她手头阔绰,人又会打扮。这样的女人,无论走到什么地方,都会引人注目的。于是,柳媚儿施展起她的魅惑人心的手段,终于,这个男人被她的温柔,被她的浪漫气息所吸引,从而喜欢上了她,甚至爱上了她。

虽然是喜欢,但是碍于柳媚儿是个有家的女人,碍于一些道德观念的约束,所以,钟源也不能做得太过,每到紧要关头,他都会理智的止步。没有多久,在这种若即若离的情况下,柳媚儿和她在剧团工作的丈夫离了婚,归自己抚养的七岁女儿被她送到乡下的父母家照管,她成了自由自在的自由女神。于是,钟源心里的障碍没有了,两个人便无所顾忌了,在一起的时候,便是也男欢女爱,甜言蜜语地说个不停。在无数个暧昧的夜里,柳媚儿给了他一种异样的感觉。这种感觉充满着欲望的交织,也充满着浪漫情调。这些,是和嫣然在一起时所体会不到的。

在一起的每一个夜晚,他们激情似火地运动着,相互征服着。柳媚儿给了他水与火交融着的情爱,让他欲罢不能,摆脱不了。每次做爱之后,他望着柳媚儿即使在熟睡的时候也显得娇羞不已的面容,他便辗转反侧,心想,就这样吧,抛开现实生活中的一切,和心爱的女人在一起生活吧。可是,一到白天,当他面对着单位里的诸多手下的时候,当他在工作部署上侃侃而谈的时候,当他被前呼后拥恭维的时候,这个念头便烟消云散。他很快便能回到现实中来,从而适应最真实的现实生活。特别是在她面对徐嫣然那平静而温和的眼眸时,他再也没有底气去想柳媚儿了。他心里明白得很,私底下的男欢女爱,不过是现实生活中的一个点缀,那是拿不到台面上去的,也见不得阳光的。所以,无论他们两个在一起时怎样的恩爱,怎样的甜言蜜语,钟源一直没有对柳媚儿承诺过什么。他自己知道,他的所谓承诺也不过是哄柳媚儿的,永远兑现不了的,所以他便没有说。

由于那些做完美产品人们,常常因为他们的手段极端,且用虚无的利益引诱着消费者,虽然形式上是直销,但做到最后,已经形同传销。不久,“完美”人群就成了过街老鼠,而人人喊打。当初那些做“完美”的,见风向不对,大都转而改行做起了保险。

柳媚儿没有盲目跟风,而是看准机会,接手了一家行将倒闭的美容中心。经过一段时间的装修,在钟源的帮助下,一个环境清幽,格调高雅的女子美容会馆开张了,取名“云水谣女子SPA”。从此,这里成了一个集美容,化妆,皮肤护理,香薰,健身休闲,娱乐等为一体的女子中心会馆。大凡来这里的女人,都是有一定的社会地位,或者是有一定背景与身份的女人。偶尔,柳媚儿有意无意的为钟源探听到了一些可有可无的信息。

中卫市癫痫病治疗方法
黑龙江癫痫医院怎么样
癫痫开刀能根治么

友情链接:

伐冰之家网 | 密室游戏神秘房间 | 乒乓球双打技巧 | 最安全的染发剂 | 黑白格子连衣裙 | 三房装修 | 小餐厅吊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