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店面形象墙效果图 >> 正文

【边锋小说】又是凤凰花开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又是凤凰花开、骄阳似火的季节,小雅的脸上却布满了与这个季节极不相符的阴郁。窗外的院子里,火红火红的凤凰花绽放着、闪耀着,风乍起,片片落英飘入小雅的心海,荡起圈圈涟漪,久久地无法平息。

那年秋天,小雅从师范学校毕业,回到家乡后被分到一所边远的乡村小学任教。初涉社会的小雅没有一丝犹豫和抱怨,学校建在一座山梁上,周围都是茂密的松林,操场边有几棵高大挺拔的树,孩子们告诉小雅那是凤凰树,夏天会开出火红火红的花,可美了,小雅就期望夏天早日来到。

大山里的日子单调乏味,只有一个小小的录音机陪伴着小雅。周末,孩子们回家了,同事们也回了农村的家。小雅把录音机的音量扭到最大,洗衣、做饭、拨弄菜地,做完了所有可以做的事,小雅坐在凤凰树下发呆,这时,便有一种寂寞和无奈像虫子一样爬过小雅的心坎,小雅开始幻想纯美的爱情。师范里,不少男孩追求过小雅,但心高气傲的小雅始终不为所动,她认为大家来自四面八方,毕业了又要各奔东西,既然已经知道没有结果,为什么还要开始呢?小雅把心思都放在了杜拉斯、雨果、琼瑶、岑凯伦的文字里,有时,泪珠滴在书页上,氤氲成一个个朦胧的梦。小雅喜欢成熟稳重聪明有幽默感的男人,像她师范里的口语老师。

参加工作不久,便有亲戚朋友为小雅介绍男朋友,都是在城里工作条件不错的,小雅婉言谢绝了,她觉得,爱情是不需要人刻意安排和介绍的,她相信,茫茫人海中,总有一个男人会在适当的时候与她相遇,给她一个值得信赖的港湾。

冬去春来,凤凰树枝头的花蕾一个个展开了笑颜,不久,成了一片燃烧的火海,小雅领着孩子们在树下嬉戏、玩耍,只是,小雅的心越来越孤单了,当初的新鲜和热情都随时光渐渐消退,那个“心有灵犀一点通”的男人还未出现,小雅开始厌倦了大山里的生活。

又一个九月,山雨潺潺,水流花谢,秋意阑珊。小雅背起简单的行囊回到了那所小学,看到小雅,教导主任笑眯眯地说:“小雅,我们学校又分来一个年轻教师,以后,我们学校的教学质量有希望了。”

“男的女的?”小雅淡淡地问。

“是个帅哥,小雅,你可不能辜负了领导这样安排的用意。”

“安排。”听到这个词,小雅心里很不是滋味,她嘟嚷了句:“我倒希望是个女的。”小雅不想留在大山里,小雅的父母也希望她能找个城里人,尽快把她调到城里来。小雅希望来的是个女教师,以后有个伴。

第二天,那个叫王涛的年轻男教师走进了那所小学。王涛,小麦色的皮肤,五官棱角立体鲜明,眼睛很亮,透着一股灵气,瘦高的身材,穿一身白色的运动服,乍一看,像个高中生。正当小雅打量他的时候,他咧嘴一笑,走过来说:“你就是小雅吧,以后请多关照。”

小雅笑了笑:“哪里,共同努力吧。”

王涛住在小雅的隔壁,他开朗、大方、爱玩,两天不到晚就和学校的老师打成一片。因为他大咧咧的性格,小雅很快喜欢上了这个可爱又直率的男孩子,但这种喜欢仅仅是姐姐对弟弟那样的喜欢,不是男女之间那种怦然心动的喜欢。

王涛和小雅教同一个班,一起做饭吃,周末一起走路到城里赶集。

有了王涛这位朋友,小雅开心了许多。同事们都以为两人在恋爱,常常拿他们开玩笑,王涛顺水推舟:“是啊,你们准备好红包就是了。”而小雅这时就急着解释:“我们才没有什么呢。”然后站到王涛旁边大声说:“我才不会找年龄比我小的男人做男朋友呢!等他长大了再说吧。”

“小雅,你可别瞧不起我,该长大的地方已经长大了。”王涛嬉笑着把手搭在小雅的肩上,众人哈哈大笑。

小雅打掉王涛的手:“别臭美了,做我的小弟弟还差不多。”

“对啊,他就是想做你的小弟弟嘛。”同事们笑得更欢了。

小雅红着脸,气呼呼地跑开了,在这些口无遮拦的男人面前,小雅只能甘拜下风。

和王涛在一起,小雅心里是快乐的,一切都那么自然、随意,但她认为这与爱情无关。

王涛很勤快,小雅有课的时候,他劈柴、浇菜水、做一桌的好菜。他下课了看见小雅在厨房忙碌,就把课本放在一边,上去拉开小雅:“让开,我来吧。”有时,小雅在寝室看书,王涛做好了饭就扯着喉咙大喊:“小雅,吃饭了。”如果小雅不答应,王涛又喊:“老婆,吃饭啦。”这时,小雅就跑出来追着王涛打,一直到王涛抱着头求饶,可是下一次王涛又故伎重演,有时当着学生和同事的面也喊。

夏天来了,操场边的凤凰花开了。王涛和小雅在凤凰树下打羽毛球,如果有学生在旁边看,王涛就让学生当裁判,输了的做升蹲,每次都是小雅输,当着学生的面小雅只能红着脸做升蹲。有时候,几个老师也分起来打篮球,语文老师和数学老师对抗,跑半场,输了的做俯卧撑。小雅教语文,王涛教数学,两个人又成了对手。别看王涛个字不高,但他平时爱运动,弹跳力和灵活性极好,很多球都被他控制了。比赛结束,当小雅犹豫着要不要做俯卧撑时,王涛拍拍她的肩膀笑着说:“老婆,我替你做。”说着爬到地上做了起来。

王涛打篮球时喜欢光着上身,不知为什么,小雅看到王涛结实的渗着汗珠的肌肉就会脸红,想多看一眼又不敢看,只能蜻蜓点水一样匆匆看一眼就转移视线。

一天下午,小雅跳起来抢篮板球时把脚扭伤了,小雅痛得跌坐在地上,同事们围过来。王涛抬过小雅的脚,边脱鞋子边说:“真是笨死了。”说着握着小雅白皙的脚揉了起来。

说不清是脚疼还是委屈,小雅的眼泪就那么唰唰地滴了下来,眼泪越来越多,一滴一滴落在王涛的手上,王涛停止了动作,看着小雅满脸的泪,轻声说:“别哭了,没多严重。”

王涛为小雅穿好了鞋子,蹲下身子要背小雅,小雅红着脸说:“不用了。”小雅努力站起来一瘸一拐地向宿舍走去,走几步又蹲了下来。

王涛走过去,拉过小雅的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一只手搂住小雅的腰,小雅想要挣脱,王涛毫不松手,命令道:“走吧,别死要面子活受罪了。”

半个身子搭在王涛赤裸的汗津津的身子上,一股热流传遍了小雅的全身。这时,小雅突然间觉得王涛是那么高大、强壮、有力。

从来没有如此近距离地触碰过异性的身体,小雅的心跳得很厉害。

王涛把小雅送到了宿舍,搓了搓手说:“我上自习去了。”小雅第一次发现王涛也会脸红。

初夏的夜晚,暖风习习,林木婆娑,凤凰花的香气透过窗棂飘入了小雅的梦。梦里,王涛结实有力的臂膀环住了小雅,风吹动着那一大片一大片娇艳的凤凰花,花瓣在天空中像八九月的雨水一样汹涌起来,淹没了春天的每一个角落。

醒来后,小雅按住怦怦直跳的心口,想:“还好,这只是梦,我怎么会梦到他呢,真是无聊。”

日子如水一样流淌着,小雅和王涛一如既往地打闹说笑,只是,不知不觉中王涛温热的气息赤裸的肌肤会潜入小雅的梦,搅起一池春水。

周末,同事和学生都走了。小雅坐在桌前翻看王涛的影集,王涛的影集里有许多照片,有男的女的,也有男女合影的。照片里一个漂亮的女孩引起了小雅的注意,她和王涛有好几张合影,并且两人的举止十分亲密。小雅的心里突然有一种酸酸的疼。正当小雅发呆时,王涛洗完澡光着上身进来了。

“看什么呢?”

“啊,没什么,在欣赏你的艳照。”

“我有什么艳照?”王涛抢过了影集。

“抢什么,我又不会吃了。”小雅边说边往外走。

关上门,躺在床上,小雅有些失落。王涛与那个女孩的照片一遍遍在脑海回放,妒火在小雅的胸口燃烧起来。小雅从来都不承认王涛已经占据了自己的心,但此刻她又不得不承认自己是在妒忌,妒忌得快要疯掉。

过了一会儿,王涛来敲门:“小雅,去采鱼腥草啰。”

小雅没有答应,王涛再次把门敲得咚咚直响:“老婆,走啦,去采鱼腥草。”

小雅打开门说:“走吧。”王涛盯着小雅看了几秒钟。

路上,小雅还在想照片的事,心情一直闷闷不乐,王涛跟她说了几个笑话她都没反应。到了长满鱼腥草的田埂上,小雅坐了下来,王涛也挨着小雅坐下。

沉默了一会儿,王小涛开口了:“小雅,那些照片,我想跟你解释一下。”王涛顿了一下,小雅看着远方。

“照片里的那个女孩,是我师范时的女朋友,但是一切已经是过去式了,毕业以后我们就分手了,你也知道,学校里的恋爱是不现实的。”说完,王涛的手盖在了小雅的手上。

小雅抽出手:“你跟我解释这些干嘛,我又不是你的什么人?”小雅的语气明显柔和了许多。

王涛笑了:“我希望你将来是我的什么人,所以……”

“想得美!”小雅转过身把王涛推进了田里。

(二)

周末的黄昏,夕阳的柔光慵懒诗意地铺洒在大地上,丛林之间落下些斑驳昏黄的光影。王涛在玩篮球,小雅捧着阿来的《尘埃落定》坐在凤凰树下。封面上那几句寓意深远的话把小雅的思绪拉得很远很远:“哎,一路都是落不定的尘埃,你是谁?你看,一柱光线穿过那些寂静而幽暗的空间,便照见了许多细小的微尘漂浮,像茫茫宇宙中的那些星球在运转……”凝望着王涛跳跃奔跑的身姿,小雅在心里说:“王涛,你会是落在我身边的那粒尘埃吗?”几秒钟之后又有一个声音在心里说:“不会的,你不是我想要的类型。”想着想着,又想到了王涛影集里的那些照片,思绪更加纷乱。

斜阳渐渐迈过山去,光线越来越柔和。王涛拍着篮球走过来。

“小雅,回去吧。”

“你先回去吧,我想再坐一会儿。”

“怎么啦?魂不守舍的,是不是害相思病了?”王涛在小雅身边坐了来,汗珠一滴一滴地从额头、脊背滚下来。

“啪!”小雅手中的书飞过来打在王涛手臂上:“你才害相思病呢。”

“哈,看你人长得这么文静,想不到这么野蛮。”王小涛仰面躺在草坪上。

晚风轻轻拂过,凤凰树的花瓣洋洋洒洒地飘落下来,小雅伸出手,接住了两片花瓣。

“真美!”王涛看呆了。

“你说什么?”小雅回过头来,对上了王涛炽热的目光。小雅的脸霎时飞上了两朵红云,她慌乱地避开王涛的眼睛,双手不停地撕扯着花瓣。

“哎呦,我的眼睛!”王涛捂着眼睛嚷起来。

“怎么啦?”小雅急忙问。

“好像什么东西掉进去了。”王涛很痛苦的样子。

“我帮你看看。”小雅俯下身子,拉开王涛的手。

小雅的长发倾泻下来,铺在了王涛的胸口上,温热的小手捧着王涛的脸:“哪里呢?”

王涛深情的目光锁住了小雅的脸,小雅发觉上当时,王涛的手紧紧搂住了小雅柔软的腰肢。小雅想要挣脱,可是王涛搂得越来越紧,小雅整个身子都贴在了他身上。

“不要!”小雅哀求着,声音轻得像一片羽毛飘过。

夕阳的余晖染红了凤凰花,也染红了两个年轻人的脸。王涛粗重的呼吸吹到了小雅的脸上,小雅不再挣扎,对已经到来的和即将发生的一切,小雅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

王涛侧起身子,把小雅放在草地上,滚烫的唇落在了小雅的脸上、唇上……王涛的吻细致深情而又热烈,小雅晕乎乎的,有些沉醉,又有些无措。

暮色西沉,池月渐升,小雅躺在床上,双手轻抚着发烫的脸,回味着王涛滚烫的亲吻和有力的拥抱。想着想着,便有一些花蕾在心里膨胀,无限地膨胀,空气中弥漫了醉人的芳香,大地好像飘了起来,流水滑向了远方,星星离地面越来越近,仿佛已经能捕捉到那些迷人的光芒。

小雅迷恋上了王涛狂热的亲吻和温暖的怀抱,王涛也像守护自己的天使一样爱着小雅,每当他把小雅温软幽香的身体拥在怀里,年轻的身子就像着了火一样,想得到更多,又在极力控制。

小雅骨子里是传统的,羞怯的,每次王涛不安分的手想侵占更多的领地,她就挡着,推开。

(三)

春天过去了,夏天也过去了,凤凰花渐渐凋零,花瓣堆积在树下,层层叠叠,被一阵阵吹来的风掀翻着,揉搓着,卷起来,像一缕缕柔美的花茶。白菲菲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她的出现改变了一切。白菲菲就是王涛照片里的初恋情人。

那天,小雅在操场上领孩子们做游戏,一个漂亮的女孩走进学校,扑进了王涛的怀抱,女孩银铃般的笑声击碎了小雅的心。

晚上,隔壁传来了王涛和女孩欢快的笑声,夜里,小雅似乎还听到了女孩压抑不住的暧昧呻吟。小雅用被子严严地包住头,任泪水肆意流淌。

第二天一早,小雅硬撑着起床,在门外洗脸的时候,白菲菲过来了,她久久地看着小雅,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小雅抬眼看见王涛在一旁深深地看着自己。

王涛送走了白菲菲,也断送了和小雅刚刚萌生的爱情。从那天开始,小雅和王涛没有再说过一句话,小雅想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王涛了,也不会再去相信这世间还有什么纯粹的爱情。

癫痫病是如何引起呢
湖北治疗癫痫哪个医院好
癫痫病人吃什么好

友情链接:

伐冰之家网 | 密室游戏神秘房间 | 乒乓球双打技巧 | 最安全的染发剂 | 黑白格子连衣裙 | 三房装修 | 小餐厅吊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