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营口鲅鱼圈天气 >> 正文

【看点】风水宝地(小说)

日期:2022-4-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这天午后,趁着客人少的空闲时间,谭喜正在自家的院子里修剪果树。嘴里还叨唠着,现在客人越来越少了,得想办法才行,要不,再这样下去,自己在外打工十几年辛辛苦苦攒下来的家当,非泡汤不可。

突然,从院墙外面探出个人头来,不停地赞叹,这个地方,好得很,地又宽。有树,又有水,还有竹亭,是个采风集会的好地方;环境幽静雅致,景色宜人,不错,不错。

“欢迎光临。”谭喜马上满脸笑容迎上去,“是吃饭,还是住宿?”

只见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戴着一副金边眼镜,手持一把精致的纸扇,挺着大肚子,踱着方步,走进桃花源农家乐,眼里满是兴奋与赞许。他从容地掏出了一张精致的名片递给谭喜,谭喜有点受宠若惊地接过名片——金道国际文化艺术有限公司金道常(董事长)。

谭喜连忙倒茶想让金老板先喝口茶歇歇脚,但金老板摇摇手,执意要谭喜先带他去参观参观再说。

“你这个园子蛮大的,应该有两三亩地吧。你很有眼光,种上了桃树,还搞林下经济——养鸡养鸭。”金老板边走边羡慕地说个不停,“咦,这里还有两个池塘耶,你看,还种上莲花。”

“是啊,这两个池塘嘛,除了种莲藕,里面还养有各种各样的鱼,让有兴趣的客人自己动手钓鱼,体验农家乐嘛。”谭喜对于此很自豪,“待到莲蓬成熟时也可以亲自体验采莲蓬的乐趣!”

“你真的很有经济头脑呀,年轻人。”金老板拍了拍谭喜的肩膀,“桃花源,这个风水宝地很有发展前景的。”

“哎,现在情况大不如前啰,不景气呀。”谭喜不禁重重地叹了口气,“金大老板,有什么资源可以介绍介绍呗。”

“没问题,没问题,大家可以互相交换资源嘛。”金老板爽快地点着头。

俩人兜兜转转一圈下来。突然,金老板像发现了什么宝贝一样惊叫起来,“你院里这棵桃树好特别的,是宝贝疙瘩,你看它长得像什么来的,哎,敝人太孤陋寡闻了。”

“什么宝贝疙瘩,你讲笑话来的吧,金老板。你看,它,全是歪枝斜叉,歪歪扭扭,蛇不像蛇,龙不像龙,板材啥也用不上,砍了当柴烧还嫌麻烦?不过就是树龄久一点罢了,几十年了。”谭喜一脸嫌弃,埋怨不停,“要不是我家的老爷子和女儿喜欢,我早就把它砍了。”

“幸亏你没有砍掉,要不你卖给我得了,连树带跟一起,500元。”金老板咽着口水,有点着急地摸了又摸那棵桃树。

“不行,不行。”

“什么,要不,888元,吉利数字。”

“对不住了,金老板,多少钱都不卖,它可是我老爷子和他那宝贝孙女的命根子。”谭喜笑了一笑,“如果砍了,他们爷俩非要了我的老命不可。”

“没事,没事。那好,给我整两个招牌菜,外加半盅温黄酒。”金老板略显尴尬与失落,拍了拍树干,有些惋惜地笑了笑,“可惜,可惜!”

大概过了半个月后的一天,一大清早的,桃花源农家乐院子里头,二十几张桌子全都摆满了。谭喜满脸红光,忙前忙后地吆喝他的婆娘和兄弟几个,并亲自下厨房掌勺,弄几样拿手招牌菜款待贵宾。

难得呀,今天要来一个城里的观光团,一百来号人,要在他这里开什么采风会。是金老板介绍过来的,听说是什么国家夕阳红民俗学会来的,谭喜就更加来劲和卖力。谭喜老爷子以及他本人,就痴迷研究关于本地的民俗风情,以及经常花大价钱去搜集一些风水算命相关的书籍和老物件,他们想借此机会向哪些大师们好好请教一些问题。

“客人来啦!”

两辆旅游大巴车在桃花源农家乐院墙外停下,陆陆续续,百来号人从车上下来,哎呦,除了司机和导游小姐几位外,其余可全都是银发飘飘呀。

众人拥簇着一位年过八旬的老者,一身灰白色长衫,斜背着一个棉布袋,脚穿一双黑色棉布鞋,满脸红润,健步如飞,精神抖擞不输于二三十岁小伙子。大伙都围在他周围拍照留念,金会长长,金会长短,叫个不停。金会长眉飞色舞,左右逢源,时不时捋了捋他那白如雪的山羊须,抖动他那月牙状的花白眉毛,逗得他那些“女粉丝”们捂着嘴“咯咯”直笑。

金会长还亲切地叫谭喜父子俩跟他合影,签名题字作纪念。他承诺免费为他们看看风水,送相关书籍,还要邀请他们入会呢。这下子谭喜父子俩乐得合不拢嘴,握过金会长手的手都不舍得去洗手,一辈子跟泥巴打交道的山里汉子那见到过如此大的官儿,连做梦都不敢去做呀!

随即谭喜当场拍板说,今天的全部费用都打6.6折,希望大伙身体事业都过得顺溜溜的!顿时整个院子里一片叫好声,掌声四起,热闹非凡。

金会长宣布活动马上开始。于是乎,整个院子里沸腾起来:有的人开始吟诗诵词,对对联;有的铺开纸张拨墨挥毫,有的则探讨易经占卦之类的,有的去钓鱼赏莲花寻乡村风味……

金会长则掏出罗盘在谭喜家四周来回走动一圈,他向阿喜父子俩招招手。来,来,你们看,你们家三面环山,很有太师椅的卦象。好的风水就如一把太师椅,后有靠,左右有帮扶,前面无遮挡,视野开阔。

“是啊,村里的老人都只说这里风水好,但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大师终究还是大师,通俗易懂,一点就通。”谭喜也乐呵呵地不停搓手。

“那还用说吗?我们金会长可是远近闻名的金大仙,省城里的多少名人大款都上门找他,消灾免祸,他家的门槛不知踩坏了多少块。”旁边的那帮粉丝七嘴八舌地叽里呱啦,“能得到他老人家的金言点化,开光,那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

“不过嘛,要是没有前面的这些桃树阻挡,就更好。你们看,放眼望去,前面的山坡,再往前一点,就是远处的高山,像台阶一样一山比一山高,步步高升!”金会长仔细地给谭喜讲解,“再说,院内种桃树,俗以为桃木有法力,桃木多用来作避邪桩橛用,谁家种桃树,主邪灾多。所以不建议种桃树。”

“有没有可解的法子?”谭喜的老爷子急得用力扯自己那几根稀疏的胡子。

“当然有了,”金会长一脸严肃,捋了捋他的山羊须,“择日不如撞日,今儿我就破例一回。把你家院前的那些桃树都砍掉,这样方可顺风顺水了。”

“什么,桃树都砍掉,老爸,你看这……”谭喜禁不住惊叫起来,并不安地望着他的老爷子,“怎么跟你孙女交代呀。”

“听大师的,砍。”谭喜的老爷子二话没说,打个电话就招呼十几个年轻体壮的小伙子过来。

“哦,还有,院里的那棵老桃树,最好要连根完整地挖出来,这样才方可断灾根净祸源的。”金会长还不遗余力地说教。

谭喜送走了最后一辆车,只见他的老爷子站在院子里,眺望远方,摸摸自己的下巴,略有所思地点点头。谭喜目光所及的地方,视野开阔,没有了以前因为树木遮挡的阴郁感了,打心底佩服金会长。

“金会长好人呀,他不仅心地善良,处处为他人着想。他还特地为我们处理掉那一棵老桃树等一大堆麻烦事。”谭喜爷俩在自言自语……

一个多月后的礼拜天,那天天还没亮,谭喜就被一阵急速的电话声给吵醒了。

“谭老板,恭喜你了,你们桃花源农家乐入选了本市十大农家乐著名品牌,并有望成为指定接待政府部门的餐饮服务机构之一!还不拿出好酒来庆祝庆祝一下!”镇长在电话里乐呵呵地说个不停,“我跟你说个事情,听说过两三天市里的有关部门就要来考察你们桃花源。你可要抓紧时间准备准备。别给我们镇上和县里脸上抹黑啊!”

“什么,镇长大人,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喝多吧,我一个小小乡下农家乐还能够获得市里的大奖,谁相信呀?天下掉馅饼这种好事情,恐怕轮不到我,我也没这个好命接哟。”谭喜打死都不相信这是真事,“况且我又没有报名参加此类活动呀?”

“那还有假的吗?证书和牌匾的快递件都已经到了我手里,我又不是不识字,你的大名我还是认得。况且是金道国际文化艺术有限公司董事长金道常先生鼎力推荐的。”镇长在电话那头有点恼火了,“等着,待会儿我把东西给你拿过去,自己瞧瞧吧,最好准备好2000元呢?”

“那就糟了!镇长大人,上上个礼拜,那金会长,让我把屋前的那两排桃树全都给砍掉了。这事情我事先在电话里头也跟你说过的。”谭喜有点语无伦次。

“有这种事情发生?胡闹,没有了桃树,那还叫桃花源?你,你……现在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都要把这个事给我搞掂了,否则的话你我都没有好果子吃的,县里头已下死命令!至于费用还是个小问题。”镇长在电话里发大火,“你自己看着办吧。”

谭喜满头大汗,匆匆忙忙给金会长打个电话道明情况,还好金会长是有能耐的“大人物”,爽快地答应可以帮忙解决。

谭喜顾不上洗脸就马上驱车赶到县里找到金会长,紧握抓着金会长的手,就差跪地拜谢,说金会长是他的救命恩人、贵人。金会长安慰谭喜不要担心,说他在接到谭喜的电话后,马上着手联系好,事情都已经给谭喜安排妥当了。

金会长带谭喜来到一个叫道常果树培植基地,直接挑选了三十几株盘栽桃树,树长有一米多将近二米高。谭喜疑惑不解地,小心翼翼地问道,金会长,你之前不是说我院子里不宜种桃树吗,这回能行吗?金会长还是和蔼可亲地拍了拍谭喜的肩膀说,没事的,我给它们开开光就可以了。

谭喜还是不放心地偷偷瞄了这种盘栽桃树的价格一眼:300元/株。哎呦呦,我的妈呀,谭喜倒抽了一口气。

“谭老板,至于你院子里原先那棵老桃树,那个地方嘛,依我看就整上一株龙形的根雕,这样子就显得更有文化品位,上档次。”金会长兴致勃勃地介绍着,“价钱吗?我跟人家金老板说了你的特殊情况后,就打6.6折,16888元。”

哎呀,谭喜惊叫了一声。金会长转过头来问一句:什么啦?

谭喜赶紧捂住嘴,没什么,我不小心踩到了石头。

谭喜却在心里头暗暗叫苦,但镇长的那一番吼叫声还在耳边轰轰作响;想想把这事摆平后,往后那些旅游团或者政府部门的各种各样的接待任务一茬接一茬,还愁什么。

“哦,谭老板,你和你老爷子入会以及要出书的事情,我们都已经进入最后审批印刷程序,过几天应该都有结果了。”金会长笑眯眯按了按谭喜的肩膀。

听到这,谭喜心里马上乐开了花,刚才的那些烦心事儿,顿时全都被抛到九霄云外了。

忙乎了一整天,看着院子前面的那两排桃树,还有那株根雕。这么一来,整个桃花源就显得比之前更协调,更上档次。虽然花去一批不菲的开销,但是总算很好的完成了镇长下达的命令,同时自己和老爷子的书也要出版了,想到这,谭喜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心里也是美滋滋的。

谭喜坐在屋前的石阶上,抄起水烟筒咕噜咕噜地吸上,然后慢慢地吐一个个烟圈,好悠哉。

“老爸,我就一个月不在家而已,我们家的老桃树,怎么只剩下那两个光秃秃的枯枝烂叉了!”谭喜的女儿怀里还抱着一大堆东西,埋怨个不停。

“什么话,那是根雕,是高档艺术品来的。屁大小孩子,你懂个球呀。”谭喜头都不抬就给嚷上。

“什么艺术品,它就是烧成灰,我都认得,就是我们家的那棵老桃树。瞪大你的牛眼看看。”女儿也不示弱,满脸怒气冲着谭喜大声叫着。

“不可能,不可能……”谭喜有点不情愿地站起来,揉揉自己被烟熏得发红的双眼,凑上前,用手摸摸,仔细辨别着其树纹理,“咦,妈的,还真的是。”

一阵叫骂后,谭喜觉得一阵眩晕,脚下一阵踉跄,连忙抓着那株根雕,努力站稳脚,一把揪住自己的头发,“哦,见鬼。不,不,完了,完了……”

“老爸,你没事吧?”谭喜的女儿赶紧扔掉手中的东西,一步上前把谭喜扶住。

“没事,没事的,就是有点头痛。”谭喜还在不停地揪着自己的头发,脸色瞬间变得惨白,眼神黯淡无光,自言自语。

在女儿的搀扶下,谭喜慢慢地坐下来,扶着石桌在那里发呆,就是挤破脑门也整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猛地吸了一口水烟,呛得他眼泪都掉出来。

谭喜的女儿边捡起刚才扔下的东西,边埋怨:“老爸,不是我说你,看看你平时是那么的省吃俭用。我要是多要一分钱,就像用竹签扎你的手指甲一样,令你心痛得三天三夜都不回过神来。”

谭喜听到此气不打一处,喘着粗气:“现在你以为挣钱容易吗?你们花钱如流水,就是一分钱掰成两半也难填呀。”

女儿抖了抖她手中的东西顺势塞给谭喜,有些温怒:“你自己看看吧,就这些,还全市十大农家乐著名品牌,你就舍得在这上面砸钱。”

“你懂什么,有了这些牌匾与证书,以后我们店就不用愁客源了,况且是跟政府部门做长期合作。”谭喜不解地瞧了他的女儿一眼,有点慌乱地接住那一摞东西,还是有些掉落在地上。

“你还执迷不悟呀,指望这几个证牌给你带来源源不断的客人?别作梦了,老爸,你醒醒吧!”谭喜的女儿有点着急地叽里呱啦数落着他,“这些证书牌匾与政府部门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只是个金道国际文化艺术有限公司和夕阳红民俗学会等金道常父子俩的私人评选活动,说白了就是卖牌匾与证书捞钱。况且错漏百出,连名字和店名都写错,只有像你这种愣头青,冤大头的人,彻头彻尾地迷信他们的滑稽话儿!”

谭喜听到他女儿的这番话后,定下神来,仔仔细细地翻开证书和牌匾。这下子可把谭喜整得哭笑不得,那证书上硬生生地把他的名字变成了“潭喜”,“桃花源”弄成了“桃化源”。书里头则错漏百出,还有不堪入目的图片,气得两眼冒火的谭喜用力把它们扔在地上,用脚狠狠地踩了几脚,嘴里怒骂着:“妈的,上上下下全都给骗个精光。哦,哈哈,还好我还没有交钱。”

谭喜,为庆幸自己末交钱的举措而沾沾自喜,眉飞眼笑,手蹈足舞地扭起屁股来。

“喜儿,今天咱家真是双喜临门呀,来来,咱爷俩来两盅庆祝庆祝呗!”谭喜的老爷子屁颠屁颠地从屋里头跑过来,手里拎着一瓶酒和两个酒杯,满脸红润,晃头晃脑地哼哼唧唧。

谭喜和他的女儿,两个人都两眼发直,呆若木鸡地看着老爷子,好久都没有回过神来,这唱的又是哪一出戏呀?

谭喜不解地皱起眉头说:“爸,你这唱的又是哪一出呀?你没喝多吧,哪来的双喜临门?”

“你们看,金会长答应我们入会并帮忙出版我们的书,这是第一喜;第二喜就是我们的农家乐入选了全市十大著名品牌。我见你今天,一个人忙前忙后的,就没有告诉你。今天下午金会长和金老板来电话说让我们把钱款先结了,我就与你娘先把我们俩老的养老金总共5800元先转帐给他们了。”老爷子的话音刚落下,谭喜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嘴里发出了一声“呃”后,两眼一抹黑,身体往后直挺挺地瘫倒在地,不省人事了。

老爷子见状,马上扶正谭喜的身子和头部让其平躺在地上,用力掐着谭喜的人中,轻轻地摇着谭喜的肩部小声叫唤着:“喜儿,喜儿……”,随后大声叫他的孙女去端盘冷水来。

“哗啦”一声,一盘冷水迎面泼来,弄得谭喜和他老爷子浑身湿透。只见谭喜身子打了个冷颤,抽动了一下,目光呆滞,有气没力地喘着:“完了,全完了……”

谭喜抬起手示意他的女儿把那些证书和牌匾拿给她的爷爷看,谭喜的女儿赶紧又把被谭喜扔掉的那些东西捡起来,端到她的爷爷面前。

老爷子瞄了一眼,火冒三丈,猛地站起来,把书撕得稀巴烂,一拳头把牌匾砸出了一个大窟窿:“妈的,那有这么欺负人的,我找他们算账去。”

“爸,你有证据吗?到时候人家反咬一口,说你传播迷信,叫你吃不完兜着走。”谭喜斜靠着石凳,上气不接下气地喘着粗气。

“哎,迷信害死人呀。”谭喜的老爷子一屁股坐在地上,耷拉着脑袋,呼天抢地拍打着地面……

睡眠性癫痫吃什么药
儿童癫痫病症状有哪些呢
癫痫病医院排名第一

友情链接:

伐冰之家网 | 密室游戏神秘房间 | 乒乓球双打技巧 | 最安全的染发剂 | 黑白格子连衣裙 | 三房装修 | 小餐厅吊顶